你的位置: 首页  >  凹凸用车
中国汽车创新需要惊天一问
发布时间:20-02-14

笔者单位附近有条河,工作之余,河畔两岸是休闲好去处,尤其是现在,烂漫春天,桃花盛开,吸引不少游人,许多人还专程前来拍照留念。不过,徜◇徉其间,你会惊异地发现,这里π花坛锦簇,竟然少有花香,更不用说想看见一只传播花粉辛勤忙碌的蜜蜂。

没有花香的花市让人顿生失落⊙,没有蜜蜂落脚的花瓣简直如同假花一般!虽然,按照现有的生物科技和工艺水平,塑造一种繁花似锦的场面不是什么难事,或许这也⇔可以被称之为是一种“创新”,只不过不是我们心驰神往的那种创◥新。╪

刚刚开幕的第十二届北京国际汽车展主题也是“创新”。在国内¨汽车市场产品竞☼争越来越同质化的今天,“超越·创新”的主题可谓切中时弊,当然,车展上更是不乏创新的技术和创新的产品:采用了新材料的≈车身轻量化┝、愉悦的人机对话界面、Π新颖的新能源技术……。哪怕是有千万Ψ条理由可以证明自己的创新代表了汽车业未来的发展方向,问题是:对于具体╟的企业个体而言,未来〆企业创新的效果将如何检验?每个企业自身有没有具体考量过з创新的投入和创新的产出?

一直以来,创新投入和产出之间的巨大差异是“中国式创新&rdquo♀;的软肋。国外舆论曾因此而挪揄说,“中国创新是纸老虎”。他们认为,政Ⅸↈ府σ分配给研发项目的资金被高度政治化。决↔策者们非常倾向有部门Ч预算支撑的百万工程,专利的发放主要依据能带来的政治影响力而不是学术界的评估。比如北大和清华的研究人员一度指出,“好好从事研究不如与有权有势的官僚及其喜爱的专家套近乎更重要”,重量不重质以及通过国内标准而非国际标准来评估和奖δ励研究活动,中国的科研氛围也受到这两方面的严重影响,其结果就是学术欺诈猖獗;另外,中国的教育制度也■是一个严峻挑战,因为它把学习重点放在死记硬背上,而不◄注重创造性地解ǐ决问题。

本届北京车展上的汽车创新是否形如じ老外们所说的“í中国式创新”?是否仍然是所涉及“创新”只是对现有设计和技术做出了细微改变?我看不全是,也☠不全不是。

“中国式创新&rdqu〥o◎;所存在的软肋固然制度层面难辞其咎,但这不是企业阶层ζ可以涉足并且在短时间内就能轻易解决的事。其实,世界上也没有那一种制度是十全十美的,只有合不合适之分;任何涉及☺☻创新的技术和手段于单个的汽车企业而言同样如此。参观完北京车展,笔者十分℡担心的是:在五花八门的汽车创新面前,很难说没有人会迷失方向。

也许用不了过久,汽车界就会有人步柯达后●尘&mdash◤;—今年年初,美国伊士曼柯达公司在纽约依据《破产法》第11∩章申请破产保护,柯达股价在过去的一年中累积下跌了88%。实际上,柯达的仓库里Ⅳ仍然储藏着1100个数码专利Ё,这些专利价值高达数十亿美元,只不过这些专利至今没找到买┑主。在竞争者的连番打击和数码浪潮的冲击之下,逼着柯达走上了穷途末路。&▎▏ldquo;你只要按下按钮,其余的都|︴()〔〕交给我们!”这是曾经豪情万丈的柯达广告语,可是如今按下快门的人越来越多,但交给柯达的事情却越来越少。

1975年,柯达实验室研发出了全球首台数码相机;1991年◎推出基于尼康技术的首款单反DCS100;1996年柯达制作的傻瓜型数码相机首次亮相。从没有人怀疑过柯达是数码♂影像的发明者,但如今摆在面前的事Γ实却是,由于对包括数码照相等新技术的适应和转变太慢,最终让具有131年历史的“黄色巨人”走向末路。

柯达的衰落让人唏嘘。“问题在于,柯达从2007年◁开始Θ就没赚过钱”!

╯╰ │┃ Е ℉